首页 > 文化高高的苹果树

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8-03-17

  巴基斯坦西部城市奎达,是俾路支人世代居住的地方。这里人烟稀少,气候凉爽,在起伏的丘陵深处,有一片片绿洲。

  俾路支是游牧民族,至今仍有不少部落逐水草而居。在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中,形成了许多奇特的风俗,“哈尔”就是其中之一。俾路支人在路上相遇,除问候之外,还要交流,而且叙述有一定顺序。诸如政府最近有什么法令、草场水草是否丰美、哪个部落发生了纠纷、什么地方的东西便宜等,五花八门,包罗万象。这种古老的信息传达方式,可以很快把重要的消息传遍牧场,而且培养了俾路支人记忆、口才和逻辑思维能力,使他们各个都很健谈。

  诗人阿格斯就是典型的俾路支人。他五短身材,面色黑红此时却像蔫了一样那女人抬起头,口若悬河,声如洪钟。他曾应邀来过中国,所以对中国作家极为热情,到达奎达的第二天,就邀请我们到他的庄园做客。

  俾路支人的饮食比较简单,但颇有特色。他们把羊肉用木棍穿起来插到火堆里烤,鲜嫩可口,名为“沙奇”。据说烤一只羊需要5个小时200公斤木柴。他们的饼更是奇特,外形像一块圆圆的大石头,里面是空的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不知是怎么做的。后来我在烤羊肉的火堆旁发现一堆鹅卵石,大者如盆,小者如碗,上有烟熏火燎的痕迹,原来这就是他们做饼的工具。先把石块放在火中烧红,在上面糊上一层厚厚的面糊,烤熟后扒下,所以饼呈圆石状。

  阿格“这徐氏集团张天面色沉重斯的庄园很大,且早已收获,光秃秃的田野,没什么好看的,于是我们到了果园。果园有几十亩,依山傍水,地势平坦,只是那果树高耸入云,不知是什么树,问阿格斯,他说是苹果树,我愕然。在大学时代,我曾去辽南苹果园劳动,见到的各种苹果树都低矮粗壮,而这树高如白杨,居然也是苹果树,令人生疑。直到看见残留在树梢的几个小苹果,我才相信这确实是苹果树。我说树这么高,怎么摘呢?他说用梯子和竿子。正说着,他拿起一根长约5米的木杆,把树梢的苹果打落下来。我的天!跟我国北方打枣一样。我说成熟的果子这么一摔,就没法吃了,但他却说没事。

  在几间土屋里,农妇正在选果装箱,大者如拳,小者如蛋。阿格斯请大家吃苹果,并往大家的衣袋里塞,说能带多少带多少,回去慢慢吃。盛情之下,却之不恭,我就拿了两个大的,细看,上面居然没有伤,说明果皮极厚。回程的车上,有人惊呼这苹果真甜!我半信半疑,也吃了一个,果然甜如蜜、脆如梨,是我平生吃过的最好的苹果。

  我问阿格斯,这么好的苹果,你为什么不剪枝,使果子结得多些大些?他不以为然,哈哈大笑:“用不着,结这么多就够了,要那么多干什么!”我又愕然。这个豪爽粗犷的汉子,对生活有自己的理解,对土地、财富、名利都无苛求,一切顺其自然。

  后来,我常常想起阿格斯爽朗的笑声,还有那高高的苹果树……